加盟热线
400-887-6917
新闻详情

润思祁门红茶老厂房里的秋味,令人沉醉

浏览数:2868 

生活在都市的人,愈来愈不了解季节了。

林清玄在一篇文中写道:

前几天,一位朋友来访,兴冲冲的告诉我:“秋天到了,你知不知道?”他突来的问话使我大吃一惊,后来打听清楚,才知道他秋天的讯息来自市场,他到市场去买菜,看到市场里的蟹儿全黄了,才惊觉到秋天已至,不禁令我哑然失笑;对“春江水暖鸭先知”的鸭子来说,要是知道人是从市场知道秋天,恐怕也要笑吧。



古人是怎么样知道秋天的呢?

我记得宋朝的词人蒋捷写过一首声声慢,题名就是“秋声”:

黄花深巷,

红花低窗,

凄凉一片秋声,

豆雨声来,

中间夹带风声。

疏疏二十五点,

丽谯门不锁更声。

故人远,

问谁摇玉佩,

檐底铃声。

彩角声随月堕,

渐连营马动,

四起茄声。

闪烁邻灯,

灯前尚有砧声。

知他诉愁到晓,

碎哝哝多少蛋声!

未了,

把一半分与雁声。

春种一粒粟,秋收万颗子

春生,夏长,秋收,冬藏,人们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在四季轮回中,隐藏着一套严密的历法,人们坚信,一份耕耘,一份收获。





天渐凉,祁门红茶也成了人们桌上的常客。



这些祁红毛料,在润思百年木仓里经过数月的贮存,茶叶口感更为协调,茶叶中的苦涩味逐渐转化变得醇厚且弥漫着迷人的岁月陈香。





享应时之景,品应景之茶,人生乐事。

一声梧叶一声秋,一点芭蕉一点愁

一轮明月寄相思。

秋意渐浓,在外的游子们思乡情似乎更加浓烈些,“行人无限秋风思,隔水青山似故乡。”





小时候的我不大喜欢秋天,因为家里的大人们都忙于秋收,小孩子就需要干些力所能及的活,像给晒的稻谷翻遍;或者下田去拣稻穗等等。



图丨在杭州摄



图丨网络

干过农活,才能真正体会到“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”的含义。

每次忙碌过后,我都能吃一碗半的米饭。很简单的菜式,自家地里种的辣椒,炒个辣椒瘪,茄子放在柴火锅的饭头上清蒸,起锅后,用热油下蒜子、干辣椒,醋,老抽等调味,拌饭吃,还有清炒南瓜头,炭火炉子焖烂的豆角,冬瓜汤。



野味也是有的。

小河沟里的螺蛳个大肥美,偶尔运气好还能抓到黄鳝。捡回家用清水加几滴香油漂上几天,待螺蛳吐尽泥沙,剪去屁股,放上花椒、葱姜蒜等爆炒,回味无穷。





秋天的螃蟹膏肥肉美,虽然清水河里的蟹个头小,但是裹上面粉炸了吃,也可以算的上是加餐了。

长大后,离家甚远,最怀念的还是小时候的味道。

汪曾祺在《果蔬秋浓》中写道:“这香味不是时有时无,时浓时淡,一阵一阵的,而是从早到晚都是这么香,一种长在的、永恒的香。香透肺腑,令人欲醉。”



秋味,令人醉啊。